廉驰奇闻网-提供社会奇闻资讯的综合性站点

诺贝尔奖的评委们堪称打脸的几次操作

廉驰奇闻网

在大多数人的眼中,科学家似乎只被分为两种:一种是得过诺奖的,一种是其他。然而,就是这个看似严谨得不能再严谨的奖项,却也出过不少纰漏,把自己的脸打得啪啪响。

钚元素的发现:获诺奖竟是一场乌龙

研究成果太牛,以至于评审员都看不懂?这样的戏剧性场面在号称“全球顶尖+前沿”的诺贝尔奖上就上演过一次。

事件回溯到1938年,意大利物理学家恩里科·费米因为运用中子轰击铀原子,产生了一种新的比原子序号更大的元素,而被授予诺贝尔物理奖。

费米.....你不知道他是谁?毫不夸张地说,费米是一个在理论研究和实验领域都能被称为大佬的物理学家,100号化学元素镄、美国著名的费米实验室、芝加哥大学的费米研究所都是为纪念他而命名的。

7b83dd747f7ecf41ee4b4b2112c41518.png

(费米这样的物理学大佬也有翻车的时候)

然而,即使是这样的物理学大佬,也有栽跟头的时候。

在一次研究中,费米不断用慢中子照射铀原子,经中子照射后的铀产生了一些放射性粒子。他一个激动,就自以为发现了新元素,并把这种新元素命名为钚,完全忽略了应该去论证一下这种人工合成的新元素是否存在。

直到几年后他兴冲冲地带着自己犹太籍的妻子去瑞典领奖,并在那里乘上了开往美国的轮船,离开了日益被法西斯席卷的欧洲,也没有人对此提出异议。

然而,在他领奖的第十二天之后,就有人跳出来证明他研究结果的错误。实际上铀在中子的轰击下被分裂成两半,而且它们才不是什么新元素,是原子序更小的元素钡!

这不就是核裂变吗?堂堂物理学家居然不知道?其实,虽然今天核裂变被用于核能发电等领域,但是当时科学界才刚刚发现原子结构不久,现代物理的两大支柱量子论与相对论都处在添砖加瓦的阶段。所以即便是理论层面,科学家们也认为核裂变是不存在的。

这次大乌龙,不仅让费米错失了成为核裂变现象发现者的机会,更是让诺贝尔物理奖评委会和费米本人双双被打脸!

DDT的发明:人类福音其实是生物杀手

如果钚元素的发现只能算是小范围的打脸,那DDT在应用过程中的神转折,就是打脸范围最广、最痛的一次。

害虫什么的最让人讨厌了,不仅会吃掉粮食作物,还会传播疾病。为了对付它们,人们都会使用杀虫剂。但是在当时,杀虫剂要么是自然提取物,价格死贵;要么就是化学合成物,效果不咋地。

看着大量花草死亡,植物学家保罗·米勒坐不住了,决定自己研究一种高效又廉价的杀虫剂。失败N次之后,米勒终于在1939年成功合成了杀虫能力极佳的DDT。

3c078e222eb100c78ad294281c091173.png

(米勒与他发明的DDT)

很快,DDT就被加工成药水投入市场。人们利用洒水车在城市里大量喷洒DDT,作为疾病肆虐罪魁祸首的蚊虫明显减少,疟疾的传播也得到了有效控制。再加上DDT无色无味,很多人甚至将它直接喷在身上。

DDT可以说是给人类带来了福音,而它的发明者米勒也因此获得1948年的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。

然而没过多久,蚊虫开始出现耐药性,疾病卷土重来,反对DDT等杀虫剂的声音随之出现,其中影响力最大的就是蕾切尔·卡森。她在自己的《寂静的春天》一书中为人们描绘了一个原本充满生机的小村庄,是如何跌入一片死寂之中的。警示人们,这便是以DDT为代表的化学药剂会带来的灾难。

2562145a7f867e6f51984e85be5ba190.png

(美国海洋生物学家蕾切尔·卡森和她的著作《寂静的春天》)

这不仅引发了美国的环境保护运动,也让科学家们开始重新审视DDT。不研究不知道,一研究还真是吓一跳。原来DDT是一种可怕的生物杀手,在杀虫的同时,也在周围释放了大量药剂,对其他生物造成伤害。于是,从1970年开始,DDT逐渐被世界各国明令禁止生产和使用。

后来,诺贝尔奖的评委们纷纷公开表示后悔此奖的颁布,而曾经的畅销品也被人们打入冷宫,也是实实在在地打脸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