廉驰奇闻网-提供社会奇闻资讯的综合性站点

8年前用杯子喝了一口水,却被判死刑 多名为她求

廉驰奇闻网

上周三,最高法庭举行了一场举国瞩目的听证会:

听证会的主角是2010年时一审被判死刑的囚犯,Asia Bibi。

这场听证会引起了巴基斯坦内外无数人的关注:

世界上多个人权组织发声,呼吁当局撤销死刑,释放Bibi;

但有激进派扬言,如果最高法庭推翻原判让Bibi被释放,就要在全国范围内举行抗议活动;

根据当地报纸Dawn报道,如果Bibi真的被释放的话,

反对她的组织和抗议活动,可能导致当地秩序瘫痪,而释放她的法官可能会死亡。

这个推测一点都不夸张:

尽管有包括教皇在内的人为Bibi的自由呼吁,

但在过去8年多里,已经有两名社会名人因为发言支持Bibi而被暗杀;

同时,要求绞死Bibi的抗议者们的聚会时有发生。

Asia Bibi到底做了什么,让一整个国家的人都在为她的审判争论?

其实,这位被判死刑的女士并没有做过类似于杀人放火、走私越货等常见刑事重罪的事情。

导致她被抓捕入狱判处死刑的,

从一开始,

只是因为她喝了一杯水….

【基督徒竟敢让我们用她用过的杯子?亵渎神灵!】

Asia Bibi于1971年出生于巴基斯坦旁遮普省,从小在一个叫做Ittan Wali的小村庄长大。

在这个小村庄里,有很多和Bibi一样信仰罗马天主教的人。

他们大多数都是在当地做一些“级别较低”的职业,比如农场工人、清洁工等等。

Bibi也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,成年后和当地一名砖厂工人结婚,生养了三个孩子。

后来,她们一家人搬到一个距离拉合尔40多公里的村庄,Katanwala。

Bibi在当地农场里当采摘工,赚钱养家糊口。

在这个村庄里,Bibi和她的家人,成了唯一一户不信仰伊斯兰教而信仰天主教的家庭。

2009年6月14日的下午,她和另外三名女工在田间采摘果实。

工作的间隙,大家让Bibi去附近的水井里取点水来。

于是,Bibi就按照她们的吩咐去取了水,在把水交给她们之前,自己喝了一杯。

然而,Bibi的这个动作被一个同行的妇女看到了。

她之前和Bibi家在财产纠纷方面产生了一点过节,

现在看到Bibi喝水的这个动作就愤怒地说道:

“基督徒是被禁止和穆斯林们从同一个容器中喝水的!

你竟然敢在我们喝之前自己先喝,你是不洁净的,你简直污染了我们,更是亵渎了神灵!”

于是,三个女人和Bibi吵了起来。

作为穆斯林的她们认为,Bibi和她们喝同一个杯里的水简直是对真主的大不敬。

但Bibi认为自己没做错什么,也没有要亵渎她们神灵的意思,所以也不肯服输地和她们继续争论。

随着她们越吵越大,旁边也围了越来越多的人。

这时候在一旁的Bibi女儿意识到事情不妙,赶紧跑回家去找父亲。

但等父女俩赶回现场时,Bibi已经被愤怒的群众带走了:

村子里的神职人员以亵渎神灵的罪行将Bibi关押,并对外声称,Bibi已经承认了这一罪行。

事情讲到这里需要解释一下,为什么同行的三个女人会觉得Bibi喝口水就是亵渎神灵。

其实讲到底还是因为Bibi天主教徒的身份:

在旁遮普省,关于饮酒、喝水这样的事情,在风俗上都有严格的秩序。

这种风俗的产生,是印度种姓制度和伊斯兰教共同影响形成的。

如今的这个地区,曾是一片深受种姓制影响的土地。

而在印度种姓制里,基督教徒一度被认为是最低阶层的皈依者,常常被视为贱民。

对于高种姓的其他印度教徒来说,使用较低种姓的人用过的器具,就代表着被污染。

后来,虽然时代变迁,种姓制被废除,这里大多数居民都开始信奉伊斯兰教了,但这个文化依然被保留了下来…

很显然,在Bibi生活的这个村庄,大多数女性也相信这种“与贱民共用器具会污染自己”的文化。

所以,原本从来没有故意说过什么亵渎伊斯兰教言论的Bibi,

就这样因为一杯水的事情,开始了自己严酷且漫长的牢狱生涯…

(在监狱中的Bibi)

【你不是污染了一桶水,你是亵渎了我们的神灵!】

当Bibi被抓起来后,各种关于她“亵渎神灵”的言论越传越多。

有人作证,Bibi曾在吵架期间质问其他人:

“我相信我的宗教,相信耶稣基督为了人类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。

你们的先知穆罕默德曾做过什么来拯救人类?”

这句话在村民们看来简直是对自己宗教的极大的挑衅,不惩罚她不足以平民愤。

但是,当Bibi真正被带到法庭面对调查询问时,她却坚持说自己根本没有说过那些话。

她认为那些女人对自己的发难,根本上是因为和自己家里都有旧日恩怨;

而村民们所谓的“作证”,都是一种诬陷。

于是,在事情还没有完全调查清楚前,警方问询后就把Bibi释放回家了。

但听到Bibi被放了的消息后,很快就有一群暴徒围在她家门口,殴打Bibi和她的家人。

村民们对Bibi的怨恨已经达到了不仅言语上攻击她,肉体上也想要打击她的程度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警方经过“调查”,不久后就根据“刑法第259C条”,将Bibi逮捕归案。

在被监禁等待指控的一年里,有人劝Bibi赶紧皈依伊斯兰教,来证明自己没有亵渎之心,但Bibi坚决不妥协。

她只是坚持自己没有触犯任何法律,不需要为了莫须有的罪名放弃自己的信仰。

但不管Bibi如何否认,针对她亵渎神灵的“证词”远远多过她的“狡辩”。

众口铄金,Bibi的解释没有说服法官。

2010年11月,旁遮普省的地方法院法官判处Asia Bibi亵渎罪成立,罚款1100美元,并处以绞刑。

判决一出立刻引起轩然大波,无数人为她的死刑欢呼鼓掌、兴奋地庆祝:

“Asia Bibi成了巴基斯坦第一位因为亵渎指控而被判处死刑的妇女!”

听到妻子被判死刑后,Bibi的丈夫曾这样描述当时的场景:

“我一个人把脸埋在手掌里哭了。

我再也不想看到任何充满仇恨的人,为了一名贫穷的农场工人的死亡而欢呼鼓掌。

我不想看到他们,但我却仍然能听到他们的声音,听到那些给法官的判决起立鼓掌的人群的声音。

他们欢呼着大喊:杀了她!杀了她!

最终被一群欣喜若狂的人,冲破法院的门涌了进来,高喊到:为先知复仇!安拉!

然后,我就像一个旧垃圾袋一样被扔到了面包车里….

我的眼睛里,已经看不到任何人性。”

【绞死!绞死!绞死!上诉!上诉!上诉! 】

2010年的死刑判决下达后,Asia Bibi并不会被马上执行死刑。

因为根据本国法律,这样的死刑判决还需要经过上级法庭的审理。

所以在Bibi的一审判决死刑公布后,Bibi的丈夫忍着巨大的悲痛,表示对判决不服,会再次为妻子提出上诉。

同时,在高等法院接受上诉之前,四处呼吁关注,期望得到社会力量的援助。

一个月后,旁遮普省的省长Salman Tasser介入案件。

他表示如果高等法院没有中止判刑,总统Asif Ali Zardari可能会出面赦免Bibi。

他还带着自己的妻子女儿多次去探望在狱中的Bibi,

看着她被关在一个6平方米、没有窗户的牢房中,为她的遭遇表示深刻的同情。

但是,这个公开支持、呼吁赦免Bibi的省长,在发言表态后没有多久,

就在2011年1月4日在光天化日之下,于伊斯兰堡被人枪杀致死。

(Salman Tasser)

随后, 在Tasser省长死后两个月,和他一样呼吁支持Bibi、致力于改革巴基斯坦亵渎法的少数民族部长Shahbaz Bhatti,也被人暗杀而死。

(少数民族部长Shahbaz Bhatti)

从这时候开始,Bibi的案子就不再是一个村民间纠纷的小案件,

而是变成了一个关于巴基斯坦宗教信仰问题的大事, 各方势力都开始迅速介入这个案件。

Bibi本身是天主教徒,于是梵蒂冈方面很快就由教皇的名义发声,要求当局释放Bibi。

海外人权组织们也发声支持Bibi,认为“亵渎罪”本身就是极大的反人性,

在Bibi案件中体现更甚,希望当局释放Bibi。

(要求释放Bibi的游行)

但相比要求释放Bibi的言论,

在当地国内更多的,是铺天盖地、和当时的村民一样要求尽快绞死Bibi的抗议者…

在这样澎湃又混乱的舆论压力下,关于Bibi的案件的审理问题被当局一拖再拖。

不幸的是,最终拉合尔高等法院维持了Bibi的一审定罪,于2014年10月再次确认了她的死刑判决。

Bibi的家人们到此时仍然不愿意接受,于是再次上诉到最高法庭。

2015年7月,最高法庭开始处理Bibi及家人的上诉。

至此之后开始了漫长的、一次又一次的、关于Bibi是否真的犯罪的听证会…

【判决靠控方和被告之间的法律博弈,还是汹涌的民意?】

人权组织帮助Bibi家人的主要方法,是期望通过法律途径,在法律框架内推翻所有指控Bibi亵渎神灵的证据,从而让法院撤销她的罪名。

这是最正大光明解救Bibi的途径。

但在实际操作中,要想从法律途径解救Bibi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。

(Bibi的丈夫和女儿)

从法庭文件来看,指控Bibi亵渎罪的控方,主要有7名证人和他们提供的证词。

其中,有两名是在争吵时在场的村民。

他们声称听到了Bibi发布了亵渎安拉的言论,并声称Bibi在几天后的村子“公共聚会审判”中承认了这一罪行。

而其他的几名证人,则是包括当地神职人员、接手案件的调查警察在内当地人。

他们声称自己“听说”了Bibi发布的亵渎神明的言论,“听说”了Bibi在公共聚会审判中承认了自己的罪名,并寻求宽恕。

但是,为Bibi辩护的律师认为:控方证人们在法庭陈述中撒谎了!

从2010年的初审,到2014年的维持原判,再到2016年再次上诉,Bibi案件中控方的证词其实一直都不太对的上号。

大家所谓的“听说”,所谓的“目击”,也都处处存疑。

比如,那场据说是“Bibi承认自己有罪”的公共聚会审判到底有多少人参与了?

证人们给出的数字,从100到2000人都有。

更不用说在Bibi如何被带到“公共审判”中,“公共审判”持续了多久,大家的说法都不一样。

控方证据缺乏说服性和有效性,按道理Bibi的律师要推翻对Bibi的定罪应该并不困难。

但是也许所有关注法律程序的人都忽略了一点,

那就是Bibi的案件也许从一开始就不只是和法律有关。

她被扭送法庭,被调查,被囚禁,被判死刑,被维持死刑判决,

其实每一步都和巴基斯坦人民汹涌的民意联系在一起。

所以,虽然国际人权组织、包括国际法庭都可以列举出一堆Bibi案件中审理的不合法之处,

但现实情况就是,直到上周三的第五次听证会,

当局都没有表示出释放Bibi的意思,无数的激进人士还在抗议威胁。

尤其是由当地宗教党派Tehreek-e-Labaik Pakistan引导的抗议人士称:

如果法官对Bibi进行宽大处理,那法官将面临“可怕的死亡”。

在上周的静坐抗议活动中,TLP的活动主持人还宣读了他们的政党决议,

认为允许Bibi获得自由的话,将不仅是对国家亵渎法的攻击,也是对伊斯兰教和国家宪法的攻击。

他们不会坐视不管,会一直抗议,举行全国性的反对活动,捍卫国家的宗教信仰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政客们想要发声为Bibi呼吁,的确都要考虑一下自己会不会被暗杀...

【“亵渎罪”是否是滥杀和报复的途径?】

现在,最高法庭关于Bibi一案的听证会,

还没有对外公布正式的详情,案件依然还在审理中。

在过去8年里,Bibi的家人们在世界各地奔走,希望能够救出Bibi,更希望能够促进巴基斯坦亵渎法的改革。

(Bibi的女儿)

对于巴基斯坦国内支持Bibi获释的人们而言,

Bibi一案其实不不仅仅是关于一个母亲的生死问题,而是关于亵渎法本身的正当合理性问题。

在前文中提到的巴基斯坦刑法中,的确有禁止亵渎任何公认宗教的规定。

特别是刑法典第295-C节规定:

“无论是口头或书面,或通过可见的事物,或通过任何插补、影射或暗示,

直接或间接地亵渎神圣的名称“先知穆罕默德”,将被处以死刑或终身监禁,并且还应处以罚款”。

1991年时,死刑成为亵渎先知穆罕默德名字的一种强制性惩罚。

也就是说,一旦被判定为亵渎了先知罪,就应当被处以死刑。

从1987年到2014年,在巴基斯坦已经有超过1300人被指控亵渎神灵,大多数指控者都是穆斯林。

在被指控的这些人中,有60人在各自的法律审判正式结束前,被非法谋杀;

同时,还有像是Salman Tassar、Shahbaz Bhatti这样公开反对亵渎罪的名人被暗杀。

但依然有改革者们在呼吁,认为在巴基斯坦,亵渎法已经成为了一种“多数人用来迫害少数群体、解决个人仇恨”的方法。

呼吁改革法律的人们的声音,意料之中地不断遭到伊斯兰政党的强烈反对,以及极端组织的各种威胁。

要想改革成功,究竟要克服多少困难,付出多少牺牲,尚未可知。

而Bibi一案因为其广泛的关注度,将成为这项改革能否开始推进的关键事件。

另一方面,在巴基斯坦以外,Bibi一案所涉及的,也不只是亵渎法本身合理与否的问题。

这个案件,更像是一个宗教矛盾、阶层矛盾、甚至是性别矛盾的代表。

(在Bibi审理一案中,从法官、调查人员到后期要求判处她死刑证人们的都是男性。)

人们不是在单纯地为Bibi一家人发声,

而是在为自己所坚信的法律正义性、宗教自由平等性、阶层平等乃至性别平等所抗争。

目前,Bibi的女儿和丈夫正在焦急地等待最高法院的判决。

离母亲被愤怒的村民们带走并囚禁,已经过去8年多了,当年的小女孩也长大了。

现在,她正在学会坚强,和自己的父亲一起,为拯救出母亲继续努力。

面对记者的采访,Bibi的丈夫表示:“我们希望无论法庭程序如何,它都会对我们产生积极影响。”

而Bibi的女儿补充说到:

“母亲被释放的那天,我将非常高兴。

我会哭泣着拥抱她,并感谢上帝让她获释。”

希望Bibi能够早日和女儿、丈夫们团聚吧...